雾寻夭叶

关于我

(→o←)

*起名废以及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虐狗,小天使全程着死,

*大冒险,怎么能没有大冒险~

 

“又开始飘雪了……”安岩从口袋里抽出手,看着路灯下的星点白绒落在掌心,霎时化 为清水,顺着手掌纹理蔓延开来。

已是十二月了。

寒气仗着冬势,傲气冲人,肆无忌惮。仅是一枚雪花,却也冷入骨髓。

“嘶……”安岩甩掉手上的水珠,想回到衣袋里汲取暖意,却被另一只温暖的手覆住。

“少玩雪。”神荼侧头时便看见身边少年被寒意激得一哆嗦的模样,没有丝毫犹豫,将人儿的手拉过来,紧握着放进自己的口袋里。

一气呵成。

“嗯……”安岩瘪瘪嘴,软软地憋出一个鼻音,不过身体却诚实得很,顺着力道靠向神荼。两个人就这样黏着彼此慢悠悠地晃荡在街道上,连风儿也只能绕道而行。

“真好。”安岩的脑袋正好达到神荼的肩膀,他顺势歪头倚着,转移了自己的重量,倒是轻松自得。

“恩?”神荼闻言看向安岩,入目却是柔软的栗色发丝,鼻尖萦绕着熟稔的香味。是清爽的薄荷,是他俩一起去超市挑选的——白色瓶身印上一抹淡蓝,被安岩一眼相中。

“你看,街道上只有我俩,有没有一种承包全世界的感觉?”安岩伸出手画了一个大大的圈,小虎牙闪着光芒:“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为你承包了一条街,从了小爷吧哈哈哈!”

“恩。”神荼盯着安岩嘴角的梨涡,暗自摩挲着指节,没有反驳,只是失笑地应一声,伸手拢了拢安岩被寒风吹得上翻的围巾。

“神荼……”安岩大口哈气,看着自己的气息打着转儿,又飘散在空气中。他收紧手臂,蹭了蹭神荼的衣领:“就这么回去了?”

“嗯?”

“会不会太可惜了……大冷天出来一次不容易呀……”

“想去哪里玩?”可惜安岩的弯弯心思在神荼眼中已然通透,一眼便看到了底。

“嘿嘿,”被这么明了地指出来,安岩干笑两声,干脆破罐子破摔:“要不我们去酒吧待一会儿前面有一家很有名的静吧以及我保证不喝酒!”他飞快地说完,立刻缩着脖子闭上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

……

总裁你别沉默呀!要杀要剐好歹给个痛快呀!安岩在心里狂吼道。

“……好。”

诶?

安岩小心翼翼地睁开眼,不可思议地看向神荼。

“恩。”神荼停住脚步,转身正对着安岩,双手覆住他通红的耳朵,揉了揉,加重语气道:“说好的,不准喝酒。”

不准喝酒是约法三章之一,倒不是神荼担心又被安岩吐一身,而是长期不规律的作息让安岩的胃饱经风霜,医生叮嘱过不可沾染酒精之类的刺激物。

“神荼你最好了!”安岩立刻装模作样地立正行了个军礼:“是,长官,坚决服从命令!”

“……二货。”神荼摇摇头,捏捏安岩的脸颊:“带路。”

 

 

“神荼,你要什么呀?”安岩把菜单翻得哗啦作响,单手托着腮,伴着台上民谣歌手的节拍轻踏着地板。

“无所谓。”

“那就这个啦,听小猪说还不错。”安岩一锤定音,冲着身旁的服务员说道:“一杯蓝色生死恋,还有……”他顿了一下,偷瞟神荼一眼,却见后者正抱着手盯着自己,似笑非笑。安岩赶忙收回目光,轻咳一声:“还有一杯热可可。”

“对不起先生,热可可已经售罄了。”服务员抱歉地说道。

“啊,那就……”安岩滴溜溜转着眼睛,趁着神荼看向窗外的空档,用指肚按住菜单页脚,不动声色地翻到鸡尾酒的一页,想玩一招先斩后奏:“就这……”

“一杯牛奶。”话音未落,菜单不知何时被另一只手捏住。神荼将它从安岩手中抽出,递给服务员,补充道:“一杯蓝色生死恋,一杯热牛奶,谢谢。”

说罢,似乎是有意为之地,神荼冲安岩挑挑眉,轻笑道:“养胃。”分明是在说,别挣扎了,反正你都被我吃得死死的。

“神荼……”

“不行。”

……

“这种鸡尾酒酒精度数很低的……”

“不行。”

……

好吧你帅你有理。

安岩撇撇嘴,正巧服务员端着饮品过来,他抢着接过牛奶猛地灌了一口,故意大声地咂咂嘴,表示自己并不是向恶势力低头,喝牛奶也照样享受。

“二货。”神荼用大拇指指腹擦去安岩嘴边的奶沫,兀自舔了舔。

糖分很足。

 

 

冬日的酒吧不似平日热闹,却也拼拼凑凑几桌子,不至于音符孤苦伶仃。屋内暖气开得很足,白汽模糊了落地窗,不过无妨,纵使用手指在窗上画一个小小的心,也是单调的白。紧闭的小木门上斜斜挂着的小牌子印着“正在营业”的字样,却因蒙上冰霜而不真切,似是隔绝了两个世界。台中央的歌手拨弄着木吉他的弦,富有磁性的烟嗓将一封来自远方的信娓娓道来。

安岩会弹吉他。神荼想起第一次在那个小出租屋的角落看见的吉他,木箱已斑驳,却不曾沾染灰尘,倒在这乱糟糟的屋里显得格格不入。也许在他们尚未相逢的日子里,安岩会抱着它,盘腿坐在狭窄的小床上,轻动手指,口中低吟,亦或是拧干一块方帕,反复擦拭,再细细地为每一根弦涂上松油。

一旁的安岩也有些出神,只是心里想着另外的事儿:歌谱差不多写完了,正好赶得上纪念日,就差起个名儿了。

各怀心事的两人皆沉默不语,心不在焉地呷着饮品。

 

 

舞台上似乎有人拿着话筒说了些什么,在酒吧里激起波澜。一位服务员笑吟吟上前,让荼岩二人抽出两张扑克牌,记下牌面数字和桌号,便将牌面朝下扑在桌面上:“祝两位玩得愉快~”

“啊这是……”安岩一脸懵逼。

“……”神荼别开脸,毫不在意。

喂明明是也不知道好吗!安岩强行咽下吐槽的话语,转头询问邻桌:“那个,打扰了。请问一下,这个扑克牌是什么纪念品吗?”

“这是国王游戏的道具呀!刚才老板说了,今天是本店开张五周年,破例让大家开心开心。”

国王游戏?!安岩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要不……”安岩冲神荼挑挑眉,指了指门口,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可以玩一会儿。”谁知神荼不紧不慢地品了一口酒,悠然自得地换了一个坐姿。

这不科学!安岩悲愤地想道,神荼在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冷漠地表示不感兴趣,然后挥挥手不留下一片云彩地离开吗?

“神荼,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安岩故作沮丧脸,伸手去试探神荼脑门的温度,却被神荼一把捉住手腕。

“?”

“五周年。”神荼不松手,反将安岩拉向自己几分:“很巧。”

安岩自然知道神荼说的是什么,有些惊诧地抬起头,正好对上神荼灰蓝的眸子——仿佛盛满漫天星辰。

“额,我以为……”我以为你大概忘了,还特地准备了一个惊喜。安岩没有将话说完,只是蓦然想起自己躲在角落拨着吉他偷偷写下的那首歌,手写的音符略显缭乱,还残留着涂改的痕迹。他忽然很想立刻着手抄眷,补上歌名,然后寻一个温暖的,安静的地方,认认真真弹给神荼听,只弹给他一个人听。

神荼不接话,只是重新看向舞台:“游戏开始了。”

“嗯。”

 

 

抽到鬼牌的是个瘦小个子的姑娘,激动到声音都有些发抖:“那个……就选红桃K和黑块8吧!”

安岩感觉眼皮一跳,慢慢掀起扑克牌的一角。

啊啊是黑的!嗷嗷啊是黑块!!GOD真的是黑块?!

靠!安岩肝一颤,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别看这些小姑娘人畜无害的模样,实际上都是一肚子坏水,各种损招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们提不出来的。

 而神荼仍然淡定地喝着酒,悠哉悠哉地看向舞台,俨然摆好了看热闹的架势。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安岩在“被小姑娘的损招玩死”和“被神荼大爷揍一顿”之间艰难地抉择——虽然似乎是选什么都会死路一条。

没事的安岩,你要相信自己身为资深冒险家的身手!

他如是自我鼓励道,装作若无其事地看向窗外,左手一点一点蹭向神荼面前的牌。

“想干什么?”一只手突然捉住安岩的手腕,没有故意使劲勒住,但也使他一时半会儿抽不回手。

“没什么,不就……帮你看看牌嘛。”安岩见自己被抓了个现行,连忙打哈哈,想蒙混过关。

“想换牌?”可惜神荼明显不是可以糊弄的对象呀。

既然被揭穿了,安岩心下一横,这些年游走四方沾染的痞气也暴露出来:“对我就是要换!”说罢,起身扑向牌。

神荼没想到安岩这些年居然长歪了,变得如此无赖,立马将牌收入掌心便抽身向后退去。奈何他忽略了固定在地的旋转座椅,在没有运用灵力的情况下被绊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调整重心,就看见安岩逐渐放大的贼笑和呼啸而来的魔爪。

二货……

而安岩直楞楞地扑过来,还没碰着牌,就感觉整个人向前倾去,更是蒙了。神荼的体质没这么易推倒吧?还是我这五年憨吃撑肥了?

吐槽归吐槽,倒下去的那一瞬间,他还是下意识地伸手护住神荼的后脑勺——尽管这也许是多余的举动。而神荼自然不是吃素的,只是顾忌着安岩,不便脱身,于是直接用小臂勾住安岩的腰,在半空调整角度,让安岩朝向外边,而自己的后背却向桌子撞去。

砰。

“嘶!”坚实的木地板让安岩的指骨吃了大亏,他条件反射地想抬头察看情况,却撞着个尖尖的玩意儿。

“别乱动!”神荼强忍下巴的酸痛,一巴掌把安岩的脑袋按回自己的怀里。周围的人也循着声响纷纷侧目,却看见两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骨碌碌地滚到桌子底下,好像……好像还抱在一起?

咳。酒吧的风气挺开放的,围观群众没有过多的诧异,纷纷收回目光安静地当起了电灯泡。

地上这两位自然不知道这些,依然兀自沉浸在抢牌的世界里。

安岩感觉自己的脸部贴着一个火辣辣的表面,有点弹性,但捂得他喘不过气,便用力挣扎。两人又骨碌碌地滚出来,上下颠倒,而飘落的扑克牌地摊在一旁。

“拿到了!”安岩一个翻身,用中指和食指勉强夹住纸牌。

“哈哈哈神荼你认命……”安岩幸灾乐祸地翻过牌面,便如同被按下了静音键。

红桃K。

呵。

这回轮着神荼笑了。

他倒不似安岩这般嚣张,也不急着起身,左手搭着微曲的膝盖,右手虚握拳挡住上扬的嘴角,却不小心漏出些许笑声,肩膀也止不住地颤抖。

……

我感受到了来自世界深深的恶意。

安岩把牌摔回神荼的怀里,面无表情地从地上爬起来,一屁股坐在座位上,赌气地扭头不看神荼。神荼强忍笑意,把红桃K拍在桌面上,推到安岩面前,又顺手拿走黑块8,夹在指尖上下翻腾。

反正都被抽中了,换不换有什么区别呀?!

安岩无声地怒吼着。

当然,当他听到惩罚时,便自动将这个愚蠢的想法扼死在摇篮里。

“……那就黑块8公主抱红桃K走到舞台上,然后红桃K主动亲吻黑块8!!”

……

现在换牌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二货。”

伴随着熟悉的称呼,安岩忽觉一双强有力的臂膀搂住自己,还尚未反应过来,身体已然腾空。他慌乱抬头,却只能看见神荼小半张脸。也许是暖光的作用,那原本坚毅的轮廓竟染上几分柔和。

离得那么近,近到能看见细小的绒毛,近到能辨清睫毛投下的阴影,近到——近到他的,和他的气息,裹着彼此,融为一体。

不,还可以,还可以再近一些。

究竟是黑块8低头索求,还是红桃K履行规则,都已不重要了。

唇齿相依,口舌纠缠。

口哨声,鼓掌声,欢呼声,拍桌子声,吉他声,都被糅合成一个声音:

在一起。

在一起。

永永远远。

 

 
                               END
 

评论(6)
热度(37)
  1. 🐋💨🌧☁雾寻夭叶 转载了此文字
© 雾寻夭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