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寻夭叶

关于我

(→o←)

★p1为番外衍生出的求职梗,荼总会不会录用小天使呢?
★p2是粉丝信,你猜猜,安岩有没有寄出去?
★大概有ooc,我尽力了【趴地】

神荼:
    你好,我是安岩。
    也许你很奇怪,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开场白。我也曾扪心自问,如何提笔写下第一行字。“你猜我是谁?”,“哈没想到我会给你写信吧!”,“这是世界第一大帅比写给你的”,好像都索然无味(虽然我很认可最后一条的)。最后,我终于在信纸浪费完之前做出了决定。
    从现在起,我是一名应聘者,你将是我的 顶头上司。
    没错,这是一封求职信。
    所求职位是,你的终生搭档,交付后背的那种。
    记住,是终生制,一旦录用,概不退货。
    我叫安岩,大四未毕业,但专业知识绝对    达标,已自学大量古文字。大概就是,如果古墓里有路标,我就不会迷路了。
    今年22岁,具有长期冒险经验,接受过枪支类专业训练,水枪手枪步枪狙击枪机关枪都没问题,轻松点射人头,进行远程辅助。现已熟练运用枪体术,可近身战斗配合。
    体格健硕,身高达标,擅长跑步。记住,是跑步,不是跑路!所以以后遇到危险的时候,请不要说什么“你先走”这种鬼话,我不喜欢听。员工丢下老板是要被开除的,我不想更上岗就被炒鱿鱼。什么是搭档?合则生分则死,这话可不只针对摸金校尉。
    当然,如果你陷入险境无法脱身时,随喊随到,我绝对及时赶来。怎么样,有这么一个后备支援,是不是特别棒?另外,你可别想甩下我独自出走,就算是天涯海角,我都能追到!别忘了,校田径队名册上可白底黑字印着我的大名呢!莫说几千米,几万米,几十万米,甚至几亿米,我都跑给你看!
    并且,你若是录用了我,不仅有了一个靠谱的助手,还多了一个钟点工!我煮的方便面堪称宅男界最美味没有之一!这可不是普通的面,除却筋道弹性的油炸面,还得捋一把小白菜,烫几块石膏豆腐,铺两三片培根。用小勺拨开面,保不准还能发现卧在碗底的荷包蛋。如果你嫌不够味儿,撒几滴香油漂在汤面上,或是扔些葱花香菜。荤素搭配,营养丰富,色香味俱全,那味儿——保你要第二碗!
    对了,钟点工还可以带孩子。
    专攻熊孩子。
    这有利于家庭和睦。
    除此之外,我还是一个移动人形充电宝和医疗箱!郁垒之力,神荼专用,你值得拥有!你就放心去打打杀杀,能量不够了,别担心,我在旁边候着呢,随时可以奶你一口。
    怎么样,我这么一个集智慧、外貌、体格于一体的防御攻击辅助综合体,你要不要考虑一下纳入麾下?
    要不,今晚我去房间找你,把合同签了,如何?

此致
    敬礼
                                                                   2016年9月9日
                                                                   安岩




神荼:
    就当做,我是一个一直躲在阴影下的狂热小粉丝吧。
    细细算来,我粉你的时间不多不少,两年,七百三十天,一千七百二十个小时,恰巧够格被称为一名的死忠粉。
初遇的时候,北京很热,负面情绪如同滋啦作响的油锅,在高温的催发下,消耗着人的耐性。我只有缩在车站雨棚的投影下,捏着手中即将被汗水糊烂的宣传单,希冀着公车里的冷气。好像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焦躁地,不知所谓地在城市中穿梭着。
    其实我挺厌倦的,这样的生活,这样的人群……这样的自己。我知道,自己想要的不是这样的生活,但是,我又不知道,我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公车的站牌白底黑字,地铁换乘的标识清晰可见,但我眼前路却是模糊不清。
    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毕业,实习,挤地铁,兼职。柴米油盐,粗茶淡饭,水电房租,偶尔还有父母寄来的一笔钱。周末,我便独自蹲在电脑桌前呲溜着泡面,盯着游戏角色头飞速减少的血条。
差一点,我就要这样度过一生了。
    可是,阴差阳错,或是上天注定,你出现了——自带光环的英雄。这么描述大概有些傻气,不过我真的找不到更合适的形容了。这道光,从出现时,便已贯穿我的整个人生。
    一切都很戏剧化,如同被按下快进键的电影,让我一时没法反应过来。刚开始的每一次任务,我都表现出万分的抗拒。夜深人静时,我总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身上的每一处伤痕都叫嚣着刺激我的神经,提醒着我,这些都是真真切切存在的。每次忆及,我竟是庆幸和兴奋。
这应该就是,口嫌体正直吧。
    徘徊于生死边缘于我而言,似是常事。但是,真的,我虽然恐惧过,但更多是劫后余生的成就感。世人常说,人之将死,往事将会如同走马观花般在脑中放映,而我所想,不是如同鸡肋的家庭,不是碌碌无为的人生,而是你的背影,远远地,矗立在那里。光线昏暗,空间扭曲,你可否回眸?我可否触碰你的衣襟?这么想着,便愈发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挂了。还没跟上你的脚步,还没能与你肩并肩,就这么死了,我恐怕做鬼也是个后悔鬼。
    所以,别丢下我,别说我不适合。
    这本就是我该有的生活,也是我所选择的生活。只有在这里,我才真实存在,听过一句话吗?“I  don’t  want  only  be  alive  .I  want  live. ”如果这真的是什么该死的宿命,那我心甘情愿踏上它铺好的道路——只要能靠近你。毕竟我比很多粉丝幸运的多,不是吗?至少,我还有接近你的可能性,请不要抹杀这最后的希望。
    我真的一直,一直在努力。虽然“努力”这个词看起来苍白无力,但是,我想用实际行动让你知道,原来那个会被尸蛟追得哇哇叫的累赘,如今已能独当一面。希望在你未来的蓝图中,能有我,哪怕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记号;希望你身边的空缺,能由我填补。
    人语混杂,或说你在利用我,或说你是叛徒,或说你自私,可是,我不需要从别人口中了解自己的爱豆。你原本就不必成为佛挡杀佛的无敌存在,不必成为漫漫长路上孤独的探寻者,不必成为完美无瑕的美玉,哪怕沦落为凡人,你依然是神荼,是我所仰望的存在。
    尽管这也许会给你带来困扰,我还是必须得说。神荼,你很倒霉,摊上我这个粘人的脑残粉。但是没办法,这辈子,你恐怕无法摆脱我了。上天入地,我都会追着你。
    认命吧,IDIOL。
此致
    敬礼
                                                            2016年9月9日
                                                             狂热的无名粉丝

评论(4)
热度(23)
© 雾寻夭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