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寻夭叶

关于我

(→o←)

※醉酒梗  

※(拔钥匙系列)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中国好司机

“来来来,安岩,我跟你说,这杯是胖爷我专程敬你的,你来THA也有半年了,咱也能算战友了!”

“那必须的!胖爷的面子必须给!干了!”

“安岩噻,这杯酒,凝聚着咱们的无上友谊!为勇者之种干杯!”

“好!为友谊干杯!”

“安岩,你小子酒量不错呀,听说你第一天来就扑倒了小秋秋,嗯?”

“啊……啊,那是意外,意外!算了,我自罚一杯哈!”

“安岩,小师叔……”

“神荼?他怎么了?好好好,喝了这杯就告诉我哈!”

神荼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某人脑袋抵在桌沿上,脸蛋红扑扑的,还一手挥着酒杯大喊“干干干”,剩下三个也好不到哪里去,而瑞秋早就逃离修罗场。

“咦,新来的?来来来,按规矩,新人要自罚三杯!三杯!”安岩显然神志不清了,竟然没认出神荼,挣扎着想倒杯酒递过来,没想手一抖,酒杯摔碎在地。安岩想俯身去捡,哪知四肢早不听使唤,呲溜就滑到桌子底下了。

“二货!”神荼急忙伸手去拉,结果安岩自己抱住神荼的手臂蹭上来,像猴儿一样。神荼怕他又摔下去,就这么任他吊着。

不过安岩可不消停,凑近端详了神荼几分钟,又开始嚷嚷:“哟,这一届新人颜值不错!赏你少罚一杯酒!快点喊我前辈,前辈!”

“我是神荼。”神荼强压怒火,告诉自己不要和醉酒的人一般见识,扶着安岩坐到沙发上,想着给他倒杯茶醒醒酒。

“神荼?你是神荼?你怎么有两个脑袋?”安岩努力地睁开雾蒙蒙的眼睛,盯了半天,忽然嗖地拔出水枪:“神荼别怕!我来帮你解决另一个脑袋!”

“……”

Mdzz,神荼差点没忍住骂出声。

“坐下!”

“是!”安岩立马老老实实端坐在沙发上了。

“……”

“张嘴!”

“啊……”

“咽下去。”

“唔……”

妈惹喝水都得手把手教,神荼真的很心累。

“神荼……”安岩又闲不住,抓住神荼的衣服:“你每天都这么穿不热呀?”

“不热。”神荼面无表情地拍下某只在他胸前乱摸的手。

可是那只手不老实,一会儿又摸上来,直接开始拽了:

“不行看起来太热了,我来帮你凉快凉快!”

“安岩……”神荼没想到安岩经历长期训练后力气大了不少,一下就将自己掀在沙发上,黑皮衣被扯到手肘处。安岩右手扯着皮衣,左手又悉悉索索地伸进神荼的白衬衫里,顺着腰线向上摸去,挠得神荼心痒痒。

“别得寸进尺了。”神荼扣住安岩的肩膀,一翻身,将他整个儿摁在柔软的沙发里,单膝跪在安岩的双腿间。

安岩还没有清醒,自顾自迷糊地扒拉衣服。神荼的皮衣已经耷拉下来半边,白衬衫被扯到胸口处,大片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咦,这里有一条线,还滑溜溜的……”安岩痴痴地看了一会儿,不自觉伸出右手中指,贴上神荼的腹沟,顺着纹路轻轻向下滑去。

好痒。

安岩的指尖残留着冰凉的酒气,薄茧略显粗糙,却未掩盖指肚的弹性。稍长的指甲有尖锐的摩擦感,刺激着皮肤的神经。

酥麻感持续到肚脐处,戛然而止。

别停。

神荼深吸一口气,握住安岩的右手,引领着它,继续向下。而他的左手,摸索着摁住安岩的尾椎骨,微微用力。

“嗯……”安岩哼了一句,扭了扭身体,似乎想摆脱什么。

“别动。”神荼低头凑着安岩的耳朵说道。他知道,这是安岩的敏感地带。

果然,感受到耳边的温热气息,安岩整个人都僵住了。

“乖。”

神荼的手掌覆住安岩弹翘的臀部,绷带下又蓝光泄出。

红色印记,有点烫。

 

                                                                         END

 

 

 

评论(26)
热度(57)
© 雾寻夭叶 | Powered by LOFTER